素友

杂食 别关注

【林秦】我的学长(一发完/甜)

把一年生追完以后
被年下设定迷的不可自拔
小狼狗年下攻X傲娇年上受


林涛第一次见到秦明。

是在新生开学典礼上。

秦明作为大二的优秀学生给大一新生致辞 。

他穿着板板正正的西装三件套,在大礼堂的最前面一站,笔直挺拔,在大学生穿西装还尤如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年纪,秦明已经把西装穿出了自己的风格,绣着暗纹的墨色西装包裹住他笔直修长的双腿,配上灰色的领带,俨然就是一幅让人心旷神怡的泼墨山水画。

"哎"林涛旁边的男生捣了捣他的胳膊,凑过来小声说"我们法学院的开学典礼,怎么叫了个医学院的学长过来致辞。"

林涛指指台上的秦明"你说他是医学院的?"

"是啊!"旁边男生一脸得意"我听咱院学姐说的,医学院法医专业的秦明,人送外号'秦公子',哎呦,这外号起的真酸,不知道哪个中二少女给叫起来的。"

林涛不置可否的耸耸肩,看着台上秦明鞠躬下台,礼堂里突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把站在后面穿着艳丽的主持人吓的后退了一步,然后她故作娇羞的拍了拍胸口,拿起话筒用夸张的语气调侃"看来我们秦公子的人气还是一如既往的高,下面想要微信号的学妹们,要到了别忘了给学姐一份。"

台下哄笑声一片,秦明在这样的氛围里有条不紊的走下舞台,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大一的军训漫长而痛苦。

而大一国防生的军训,就可以用折磨来形容了,把半个月的军训活生生拉长到一个半月,简直如同打碎骨头再重生。

林涛在接近四十度的阳光下站军姿,感觉整个世界都在眼前旋转跳跃,就在他感觉眼前开始闪烁小星星的时候,旁边突然有重物落地,然后是教官大声又严厉的声音"旁边的,快把晕倒的同学送去医务室。"

他反射性的蹲下身子,背起瘫倒在地上的男生就往医务室跑,平常二十分钟的路程林涛连跑带喘的硬生生的给缩短了将近十分钟。

"医生"林涛撞开医务室的大门,一边把背上的重物扔到床上,一边喘着粗气大声说"我同学军训的时候晕倒了。"

医务室的张医生正好有事出门,秦明作为张医生好朋友的爱徒,临时被抓来顶包,刚坐下没几分钟大门就突然被撞开。

秦明走过去看了看病床上的男生,继而看到林涛弯着腰,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皱了皱眉"你身后有饮水机。"

"谢谢,您先帮我看看我同学"林涛终于把气喘匀,抬起头看见穿着白色大褂的秦明,愣了一下。

秦明?

接着又想到

法医学?

林涛左右看了看,确定这是医务室,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

"秦学长?"林涛试探性的叫了一身。

"嗯"秦明仔细的看完病床上男生的症状,直起身来说"中暑导致的晕倒,有点低血糖,挂个吊瓶就没事了。"

法医给活人看病?

林涛看着秦明一本正经的模样。

好像并没有什么违和感?

秦明见林涛不吭声,转过身去开始配药,林涛从身后的饮水机上接了一杯热水,百无聊赖的把视线投到秦明身上,干净修长的手指灵活的把药水从小瓶里吸出来打到输液袋里,动作流畅,一气呵成,让林涛不由想到,这个人拿手术刀的时候,动作是不是一样的好看。

病床上的男生扎好输液针,终于放心的昏死过去。

"秦学长"林涛放下手里的一次性纸杯,开始跟秦明搭话"怎么就你一个人医务室里啊。"

秦明正在看书,闻言也不抬头"张医生有事外出了。"

"学长一直在这里工作?"林涛锲而不舍。

秦明:"偶尔来帮忙。"

"哦..."林涛拖长音节"学长真忙。"

秦明把手里的书翻过一页"你要是没事,可以回去了。"

林涛想到门外40度的艳阳高照,打了个哆嗦"我还是等我同学醒过来再回去吧。"

秦明:"你要是决定这么做的话,你的教官可能会亲自来把你请回去。"

"......."

林涛走在回训练场的路上,生无可恋的抬头看了看跟随着他的大太阳,感觉身体被掏空。




一个半月之后,林涛终于重新活了过来,教官走之前特地给被晒得黝黑的林涛一个大大的拥抱,称赞他能力出众。

林涛凭借着良好的人缘以及出众的相貌,很快在院里名声大噪,并在大一第二学期,顺利加入学生会,跟院里有名的美女结成一对,一时间风头无俩。

林涛虽然是个能说健谈的性格,但是谈起恋爱来却像少根筋一样,手里牵着漂亮的女友,心里想的却是怎么样安排一个月后的活动。闲下来的时候,跑医务室跑的比女友宿舍楼还勤。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学期,大二刚开学,女友终于忍受不了林涛,提出分手。

被分手的林涛上一秒还高高兴兴的跑到咖啡厅赴约,下一秒就被女友的话钉在原地。

"为什么要分手?"林涛看着眼前眉眼精致的女生"是我哪里做的不对吗?"

女生看着一脸迷茫的林涛,简直气不打一出来,忍了很久才忍住泼他一脸咖啡的冲动"林涛,我们分手,没有原因。"

林涛尤不自知的继续说"那你总要给我一个理由啊"
女生:没有理由,分手。

林涛看着一脸坚定的女生,又问了一遍"你决定了?"

女生点头:决定了

"好吧"林涛低下头,把手上戴的情侣手链摘下来还给女生"那就分手吧"

.........

女友站起身来,维持着仅剩的淑女形象,把手链一把扔到咖啡杯里,扬长而去。




"秦学长"林涛坐在医务室里的小板凳上,有气无力的说"我心里好疼,是不是得什么绝症了?"

秦明撩起眼皮看了一眼林涛,把手里的法医病理学翻过一页"你怎么又来了"

"学长,我失恋了"林涛仰起脸,一脸求抚摸求安慰的表情。

秦明:"哦"

林涛:"......"

大一一整年,林涛雷打不动的在每周日下午准时到医务室报道,这让每周日下午固定外出的张医生颇感欣慰,如今这么热情又帅气的男孩子可是不多见了。

"学长,明天你有专业课是吗?"林涛看到秦明不理自己,感觉心更疼了。

"嗯"

林涛眼里满含期待"学长我明天能去蹭课吗?"

秦明:"你学法律为什么要去听我的专业课。"

林涛:"因为我失恋了。"

秦明用探究的眼神看着林涛。

林涛理直气壮的反看回去"我心情不好,需要学点血腥的东西来安慰一下心灵。"

"我明天的专业课是刑事科学。"

"那正好啊"林涛一拍大腿"我就当提前预习专业课了。"

秦明的眼神慢慢的变了,看着林涛仿佛在看一个智障。

"学长......"林涛拉长声音。



林涛如愿以偿的得到了秦明的首肯。

"你可以直接去教室等我"秦明看见大清早提着早餐在楼下等自己的林涛,总觉得哪里不对。

"没关系,从这里到教室这么长的路,我陪学长走就不无聊了。"

秦明表示,我并没有觉得无聊。 有个刚失恋的学弟,真的好烦人。

但是有林涛在,这条路确实比平常看起来聒噪了点。

于是大三法医学的全体成员,在八月的最后一天,看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奇观。

秦!明!带!人!来!上!课!了!

林涛一进教室,就感受到四面八方投来的视线,秦明本身作为一个绝缘体,感受不到这种万众瞩目的不适感,但林涛作为一个感知正常的人类,一节课下来颇有些坐如针毡。

而让法医学专业所有莘莘学子再次刷新三观的是,接下来的一个月乃至一个学期,我们伟大的医学栋梁每周都能在秦公子旁边看到一个如影随形笑起来露着八颗大白牙身材一等一长相一等一的国防生学弟。

众人:  ......要完。




时间一下子从盛夏八月过渡到初冬十二月,秦明也由衬衣休闲裤换成了毛衣大衣。

周六傍晚,刚从家里赶回来的李大宝推开法医实验室的大门。

作为李教授唯二的亲传弟子,李大宝可以算是唯一一个敢于直面秦明这朵高岭之花,并敢于迎头直上的法医学传奇人物。

"呦嚯"李大宝一边换手术服一边跟正在解剖小白鼠的秦明搭话"老秦,你那小学弟现在除了跟着你上课,现在连做实验都不放过你啦。"

秦明手上动作不停,抬头看李大宝,眼神里带着难得的疑问。

李大宝朝着门口呶呶嘴"我进来的时候就在咯"然后挑着眉毛,故意大声说"哎呀,我说,咱们秦公子这朵高岭之花是不是终于要在第二十一个年头被某些人给折下了。"

秦明摘下手套拿起实验台上静音一整天的手机,常年没有动态的微信静静地躺着一条新消息提醒。

林涛:学长,你什么时候结束我们出去吃饭吧。后面附赠一个大大的微笑。

消息发送于16点整,距今一个半小时左右。

秦明看了眼实验台上刚被开膛破肚血肉模糊内脏外翻正等待缝合的小白鼠,抿嘴思量几秒后把手术刀递给李大宝。

大宝:????

秦明:"缝合。"

大宝拿着手术刀,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明脱下手术服开始穿大衣,突然跳脚"不是,那你干嘛去!"

"吃饭。"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实验室门。

大宝: .........

很好,这个理由我给你满分。


果然如大宝所说,秦明打开门,就看到正斜倚在实验室门口的柱子上等自己的林涛。

看见秦明出来,林涛把蹭着实验室的网下载的还剩十六步一块冰就打过八十八关的消消乐关掉,手掌一转把手机收进大衣口袋里,走过来冲着秦明笑"学长你忙完了?"

"嗯"秦明选择性的遗忘掉实验室里正等待缝合的小白鼠"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林涛自然而然的凑过去把围巾解下来系到秦明脖子上"走吧学长,这里太冷了,我们去吃饭。"

秦明已经对他这种做法免疫,索性老老实实的让他给自己把围巾围好,熟悉的气息一下子窜到他的鼻子里。

走出实验楼,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天的学校跟以往有些许不同。

十二月已经到了天黑的快的时候,明明才不到六点,西边已经剩下最后一抹夕阳,整个学校笼罩着一层黑纱,而原本应该非常安静的周六,被十米一个热热闹闹的小摊打破了,小摊上摆着各种礼物还有包装好的苹果。

秦明向来对这些节日反应迟钝,此刻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今天是平安夜。

"学长,出去吃吧?"林涛对着秦明微笑,露出四颗整齐的牙齿,看起来像个稚气未退的大男孩"保证十点前把你送回宿舍。"

秦明本想拒绝,他从不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但是看到身边经过的一对对浓情蜜意的小情侣,又看到林涛期待到发亮的眼神,不由的有些头疼。

一个失恋平安夜没人陪的学弟,真是麻烦。

于是秦明凭借着仅存的良知,跟着林涛坐上了前往市区的公交。准确的说,是站上了。

平安夜的公交车是重灾区,不仅人满到连车门都关不上,还被堵车逼得司机频频急刹车,年轻的男孩子费力的找到一个吊环抓住,女友两手搂住男孩子的腰,趴在胸前丝毫不受刹车干扰。

但是......

林涛从来不知道看起来无所不能的秦明居然平衡感奇差。

秦明正被司机平均每五分钟一刹车的频率折磨到崩溃,猝不及防腰上圈过来一只手,抬头看到站在面前的林涛,才发现自己被林涛轻而易举的圈进了怀里,秦明并不比林涛矮很多,此刻的情况,更像是林涛把秦明拉到了自己的领地里。

秦明歪歪头,觉得林涛看自己的眼神不像平常那样直白,而是变的有点温情,甚至有点宠溺。

秦明百思不得其解,只是凭借着本能,感觉林涛此刻的心情很好。

好吧,失恋的学弟终于心情变好,就暂时不追究放在自己腰上不放下来的手了。


吃完饭回来,林涛守信的在十点前把秦明送到宿舍楼下。

"学长。"

"?"

"给你"林涛把藏在口袋里一晚上的苹果拿出来递给秦明,苹果上的包装袋已经皱了,林涛尴尬的抓了抓头发"本来想一开始就给你的。"

好不容易鼓足勇气。

秦明惊讶的看着林涛。

林涛的心脏一下子缩紧了。

要不就说了吧?

大不了就撒娇。

真不行就死缠烂打。

反正不想放他走。

"为什么给我苹果?"

膨胀起来的勇气一下子被戳破。

林涛沮丧的低下头,好吧,不指望秦明自己明白,对付他,任重而道远。

"平安夜送苹果,希望你一年平安"

秦明低头看手里的苹果,这样的解释显然让他不能接受"林涛,你作为一个接受了二十年文化的大学生,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

声音戛然而止,秦明突然感觉林涛的气息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这次不是围巾,而是实实在在的肉体,林涛抱的很紧,秦明两只手还维持着一个抬起的姿势,他眨眨眼,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林涛收回两只手,他还想亲亲秦明鼻尖上的痣,但是他不敢了,只好沮丧的跟秦明道别"晚安,学长。"


秦明回到宿舍才发现忘记把围巾还给林涛,他把苹果放在桌子上去卫生间洗漱,回来之后打开台灯写实验笔记。

写到缝合的时候,笔尖一顿,钢笔水很快在纸上留下一个墨点。

明天还要去一趟实验室,他想。

把笔记本收进抽屉里,视线扫过桌子上的苹果,想了想,又把笔记本掏出来,从后面打开。

12月24日

一顿饭,一个苹果,一个拥抱,能让一个失恋的人快乐。    

然后郑重的把扎着粉红色拉花的苹果连同笔记本一起锁进抽屉里。


进入一月份,医学院的学生们正式从熬夜狗进化为没日没夜狗,以及,除了秦明这种已经走向神坛的人物。

林涛荒废了一个学期的公共课,终于在最后给了他致命的反击,在最后的考试周到来之前,他终于不再跟着秦明去听一些晦涩难懂生物化学解剖课,而是埋在图书里认认真真的啃起了马克思。

考试周一过,林涛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明收拾行李回家。林涛家住在本市,秦明却住在外省,坐高铁都要接近五个小时。

"学长"林涛看着买好票的秦明,欲哭无泪"能不能晚两天走。"

秦明在检票口排队,林涛就趴在旁边的障碍栏上撒娇打滚,惹得周围人频频把视线投到两个人身上。

秦明拿林涛没办法,只好答应林涛早几天回来,林涛见自己的目的达成,乖乖的目送秦明检票进站,很快消失在视线里。

林涛一想到要跟秦明分开一个月,心里就失落的不行,拦了出租车回家,在路上一会想秦明现在上车了吗,一会又想秦明坐五个小时会不会又不吃午饭,索性拿出手机给秦明发消息,发完消息,又盯着手机等秦明回复,秦明不回复,他又开始想秦明是不是没看见,还是不想理自己,一下子更纠结了。

秦明在高铁上读完了一本中译的德国解剖学解读,一直到家才看到林涛的消息,微信的联系界面上静静的躺着林涛一个人,打开消息+2的对话框。

第一条是林涛10:00发的

学长,我好想你。

第二条12:30

秦明,照顾好自己。

这是林涛第一次称呼他为'秦明',习惯了林涛叫他学长时拖长的后音,这样简洁明了的'秦明',让他很容易脑补出林涛正经起来的样子,他看了看十年如一日安静空旷的房子,突然涌上来一个无法解释的念头,是不是回来的太早了。

秦明的父母很早就因为一场意外双双离世,给他留下一笔巨大的遗产,他没有接受过来自父母的宠爱,天生情感缺失,高中搬出寄养的父母朋友家,买下一套大而空旷的房子自己生活,他不懂人情世故,按部就班的过自己规划好的生活,他从来不觉得什么是必需品,如果学的不是医学而是其他专业,他也会不分昼夜的认认真真做笔记研究别的东西,在他的人生里,有明确的规划,却没有唯一的目的。而此时此刻,在他第二十一年的人生里,却感受到了一种名为后悔的情绪。


腊月总是在年味中过的飞快,林涛一回家就马不停蹄的陪着父母走访各种亲戚,他生活在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里,一到过年,就有逛不完的亲戚和接不完的客人,虽然生活在城市,却保留着最传统的习俗。林涛闲下来的时候就会给秦明发消息,比如今天去哪了,吃了什么,见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后面配上一张图文一致的照片,秦明看见了就给他回复几句,看不见他就继续发。

转眼间就到了大年三十晚上,一大家子人聚在林涛奶奶家等待着跨年,林涛作为第三代中最小的一个,从小就受到更多的关注,再加上他性格直爽阳光,家里人更是无限溺爱他。

"小涛啊,在学校里有喜欢的人了吗?"吃饭的时候,林涛的姑姑问。

林涛看着周围人把目光投到自己身上,笑着点点头"有"

"呦"一大家子露出调侃的笑容。

"人家喜欢你不"林涛的叔叔又问。

林涛有点尴尬的骚骚头"不知道。"

"哎呀"林涛的姑姑笑的开心"我们家小涛长的这么帅气,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啊。"

"可不是,什么时候带回来给我们见见。"

"可要抓紧啊,万一被别人追去了哭都没地方哭。"

"看来过不了几年就能喝上小涛的喜酒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林涛在这样热闹的场面里,想起秦明那张不苟言笑的脸,要是他在这里,不知道会怎么应付这些人的询问。一想到秦明表面上从容不迫实际上却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经意间笑容越扯越大。


马上就接近凌晨,外面鞭炮声和着烟花声接连不断的演奏着团圆之曲,仿佛屏蔽掉一切杂音的秦明正端坐在书桌前看书,旁边放着一杯已经变凉的咖啡,他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已经有一个小时之久,在这样阖家欢乐的日子里,他就像一个格格不入的局外人。

突然,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发出一阵奇特的声音。他把视线从书上移到亮起来的屏幕上,看见'林涛'两个字在上面跳跃,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对方正在邀请您视频通话 ',秦明歪歪头,把手机拿起来,戳开接受。

林涛的笑脸一下子出现在屏幕上,他笑的爽朗又阳光,露出标准的八颗牙,穿透屏幕的阻碍,秦明觉得房间里都变得活跃起来。

"学长"这种看到对方的真实感,让林涛险些红了眼眶,他眨眨眼睛,看着在镜头前明显有些不自在的秦明,感觉这半个多月的思念之情终于得到了慰藉。

"你在干什么?"

秦明一只手端着手机,姿势奇怪,林涛的声音在夜深人静的房间里,显得温柔而缱绻。

"看书"秦明顿了一顿,又加上一句"加缪的局外人"他想,或许把事情说的具体一点,能让人感到喜悦,林涛给他发的微信就是如此。

"看书?"林涛明显愣了一下"今天可是大年夜"

"嗯"秦明不知道林涛说这句话的用意,只好回答他前一个问题。

然后他看到视频里的林涛无奈又纵容的笑了"好吧,那你吃饺子了吗?"

秦明扫了一眼旁边孤独的咖啡杯,想起初中寄宿在父亲朋友家时,阿姨过年的时候总会煮一些饺子一起吃,于是不假思索的点点头"吃了。"

"你家里好安静啊"林涛终于察觉到一点怪异"你在房间里吗?"

秦明置身在一个没有隔间,全部打通的大空间里,却敏感的觉得这不是一个正常人所需要的住所,于是又点点头表示回应。

"今天我们家里人都在要我带女朋友回家,但是我哪有女朋友"林涛小心翼翼的试探着秦明的脸色"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再找一个了。"

秦明不懂这种感受,他所接触的情爱大多数来自于各种名著,落笔于纸上,薄情又冷漠,剩下的一部分,则来自于眼前人,他不知道为什么林涛必须要在余下的人生中选择一个女孩子,所以他只能极力忽略心底里怪异的排斥感,做出认同林涛的样子,他想,林涛总是比他正常的。

林涛看到秦明点头后,也不失望,又自言自语的说"不过我暂时不打算再找一个。比起女朋友,我还是喜欢陪着学长。"

"嘭"

秦明意外的发现,原来书上所说的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是真实存在的,他慢慢的体会着心里升腾起来的喜悦,像是窗外巨大的烟花,最终炸裂成一个绚烂的姿态。

"学长"林涛指了指手机屏幕"看看时间。"

23:59

"新年快乐"

屏幕上的时间随着林涛的声音一下子变成00:00

林涛笑的温情又快活"秦明,我在心里数的是不是很准"

秦明的心里一下子柔软起来,他想,如果这是大多数人能体会到的感情,他也想要来试试。

"秦明"林涛说"生日快乐"

秦明愣住。

林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我在学生档案上查到的"

秦明的生日在大年初一。

在过往的二十一年里,他的生日被无数的鞭炮声冲淡,原本他以为自己并不在意这句话,直到今天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生日快乐。

秦明动了动手指,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回应。

"秦明"

他又听到林涛的声音。

"在你二十二岁的第一天,我可以开始追你吗。"

秦明终于彻底说不出话来。

他的目光扫过空旷的房间,扫过偌大的双人床,扫过紧闭的电视,扫过眼前的咖啡杯,最后把视线定格在手机屏幕上。

然后,林涛看见秦明缓慢而又坚定的

点了一下头。

林涛终于笑出声来。

桌子上摆着的那页《局外人》,秦明初看的时候曾经标出过一句话,这句话他怎么也不能理解,直到这一刻,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变得水到渠成。

"一个人即使只生活过一天,他也可以在监狱待上一百年而不至于难以度日,他有足够的东西可供回忆,决不会感到烦闷无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愉快。"






终于写完了

我二十年如小学的文笔已经无力吐槽

一边写一边忘词

一边忘词一边想放弃

好歹坚持下来了

或许有番外

谁知道呢

不如开车

评论(31)

热度(536)